首頁 >  作家列表 >  黎孅 >  小女人當道 >    
簡繁體轉換 上一頁   小女人當道目錄   下一頁


小女人當道 第5章(2) 作者:黎孅

  石燁深深、深深的望著她,像是第一次見面般,想把她看個仔細。

   她很纖瘦,因為長時間的工作讓她的雙手長滿了繭,一個小他十歲的女孩,年輕單純,經過了很多人情世故,卻還保留著純真和希望。

   他不嫉妒了。

   這樣的女孩,難怪爸爸要帶回來當女兒養,如果他還是八年前的石燁,會非常歡迎她這樣的女孩成為自己的妹妹。

   「你說什麼傻話?」他看著她的眼睛,伸指輕柔的抹去她的眼淚。「你永遠都是這個家的小孩。」

   蕭梨華忍不住破涕為笑,又哭又笑的對他漾開笑容。

   「媽媽說的是真的,你很溫柔,你……」

   她對石燁這個人有憧憬——那是對一個兄長的渴望,她很單純的希望媽媽口中那個愛笑、開朗,對任何人都溫柔的大哥哥回家來,讓她可以喊一聲:哥。

   「雖然你不太愛笑,可是本質上沒有什麼變,你很溫柔,是一個好哥哥。」

   哥哥?

   對於這個身份,石燁倒是採取保留態度。

   如果是八年前的石燁,他一定會很疼很寵這個丫頭,但他畢竟不是八年前的石燁了,所以他沒有辦法單純的把她當妹妹。

   這個女孩勾起很多他遺忘的感情,這非常非常的危險。

   ***

   楓葉由深綠轉成了火紅。

   在台灣這個季節遞嬗不明顯的地方,能讓楓葉轉紅,代表到了冬天。

   比起Eric  Warren久待的西雅圖,台灣的冬天顯得不太冷。

   待在台灣一陣子了,等於在這裡設立了一個臨時總部,如此勞師動眾的,因為這裡有石燁牽掛的人。

   他養成了一個習慣,在傍晚六點,無論有多少公事要處理,他一定會離開飯店的總統套房,讓助理陪同在車上處理未完的公事,直到回家為止。

   這裡沒有飯店準備好的威士忌,也沒有魚子醬美食,更沒有舒適的沙發和King    size的大床,但卻有驅使他放下工作的動力。

   「照我說的指示給Johnny回復,剩下的等明天再處理。」他看見了那道斑駁褪色的紅色木門,於是囑咐助理一切到此結束。

   車子在門口停下,他下車時手機正好響了起來,他取出一看,那個號碼,他記得。

   電話最後四碼是他的生日,那是前女友舒欣雅的手機號碼,她怎麼會知道他這支私人手機?過了這麼多年,她還是使用那個舊號碼嗎?

   就算如此那又如何,她結婚了,沒有等他。

   「處理掉,別讓我的私人電話流出去。」石燁沒有表情,態度很硬的把響個不停的手機交給一旁的助理,便頭也不回的踏進家門。

   屋前的小小院子擺放了一些物品,以及某人的腳踏車。

   「啊喔——」

   那個某人正拿了張小凳子坐在腳踏車旁,弄得小手都是油漬,很努力的將已經生蛌疑麇灡縝^原來的位置。

   至於那聲哀號,則是她被鏈子和齒輪夾到的慘叫。

   石燁剛才被搞得煩躁的心情,因為蕭梨華的出現而撫平。

   「你在做什麼?」他不禁問。

   「車子又壞了……」她抬眼看見他回來,小臉垮下來,一臉沮喪的模樣,但又馬上振作起來。「不過我跟小白合作很多年,它不會讓我失望的,明天還要載我去上班呢,你說是不是?小白!」她麻吉似的拍拍鐵馬龍頭,精神喊話。

   把那輛生蛌熙璅悄名小白……她真的有夠蠢,不過蠢得很可愛。

   「好了!我就說嘛,小白才不會棄我而去,我修好你了!」她把鏈子和齒輪連結後,開心大笑,抱著車子又笑又叫,發瘋了好一會才想到旁邊有人,忍不住指著他的臉,驚恐的大叫一聲,「啊——」

   她又來了,又有好笑的表情。

   「你回家了,現在幾點了?天啦,都天黑了耶,完蛋了,爺爺對不起,我馬上煮飯——」她一邊鬼叫一邊衝進家門,冒冒失失的。

   一抹微乎其微的笑容浮上石燁嘴角,他有一點無奈、有一點寵溺地搖了搖頭。

   他舉步,尾隨在她身後跟著進家門,但經過那輛老舊的單車時,他忍不住停下腳步。

   伸手握著把手,試了煞車——鬆掉了,沒有任何摩擦力來阻止前行,龍頭不正地歪了一邊,椅墊也搖搖欲墜,更不用說已經被摩擦到胎痕都看不見的輪胎了。

   石燁眉頭一皺,已經很稀有的笑容瞬間消失。

   這是那丫頭唯一的代步工具,她不會開車,不敢騎機車,單車是她唯一會使用的交通工具,但騎這輛車,早晚會出事!

   再多看了一眼那輛老舊的單車,石燁心中有了決定,他轉身踏進家門。

   「慢吞吞……」爺爺依舊坐在客廳的老位置。

   蕭梨華已經洗淨雙手,拿著溫熱的毛巾,溫柔又細心的擦拭著爺爺的掌心和手臂。

   「對不起嘛。」她低頭道歉,用更輕柔的動作為爺爺拭淨雙手,準備開飯。

   「女孩子家手腳要俐落點,你這樣子怎麼行呢?」爺爺一如以往的對她不停的碎念。

   她沒有回話頂嘴,默默的讓爺爺責備,跪在爺爺腳邊,抓著爺爺的手,一根一根擦拭他的手指。

   爺爺細瘦的手臂、沒有彈性的皮膚,以及黯沉皮膚上的點點老人斑,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精神好的老人會有的狀況。

   爺爺已經連上樓回房的力氣都沒有了,她把一樓的倉庫清出,整理成爺爺的臥房,每天為爺爺擦澡,從來不嫌苦,不嫌麻煩。

   「我太笨了啊,爺爺你要教我,要教到我會為止。」她用笨小孩的語氣回答,要爺爺多教她一點,希望爺爺能夠在她身邊多留一陣子。

   但任何一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爺爺年紀大了,體力早已大不如前,氣色越發難看,聲音大,只是假象。

   而她歡快的笑容、樂天的態度,也是假的。

   石燁把她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底,她拿著溫毛巾的手正微微顫抖著。

   「像你這麼笨,我要教到什麼時候啊?」爺爺咆哮著,「車子又壞了?不是老早告訴你把那部爛車丟了,再買一台新的嗎?你腦子裡裝什麼啊,笨丫頭!」

   「修一修還能騎啊,幹麼買新的……」

   「你還有話講啊?」爺爺音量又大了幾分。

   「哎喲……爺爺,錢要省一點,你要帶我去日本玩你忘記了?」

   「死丫頭,你就只想著玩玩玩!」爺爺沒好氣地戳了她的頭一下。

   「喔——」她痛叫一聲。

   其實一點也不痛,這讓蕭梨華忍不住擔心,會不會等不到爺爺帶她去日本玩的那一天?

   「我餓了。」石燁突然冒出來打岔,喊餓。「昨天我問你會不會媽媽拿手菜的回鍋肉,你說會,那麼今天晚餐,我可以看到那道菜嗎?」

   「可以啊,我有去買菜!啊,我的湯!」她又冒冒失失的跑進廚房。

   他接手蕭梨華的工作,拿起毛巾,發現微涼了,於是拎著去浴室,重擰了一條溫熱的回來。

   石燁脫掉西裝外套,將襯衫袖子捲起。

   「爺爺,我幫你擦背。」他將爺爺反過身,擦拭他的背部。

   因為不想看見她繼續強顏歡笑,明明一臉快哭的表情,還是逼自己要笑,他才開口喊餓,趕她進廚房去。

   這個女孩很單純,她一次只能做一件事。

   「丫頭她……唉……」橫躺在三人椅上,石重山在長孫面前流露虛弱的一面。

   他怎會不知道爺爺內心的牽掛?

   因為是女孩子,因為知道她心軟,相處這麼多年,瞭解她多眷戀這個家,所以擔心要是自己不在了,留下她該怎麼辦?

   他是男孩子,是長孫,他夠堅強,因此不需要太擔心他,他會難過,但能繼續過日子。

   祖孫倆之間沒人說破,但彼此都明白對方的想法。

   「好了,可以吃飯了。」蕭梨華把飯菜端出來,是媽媽生前傳授給她的家常口味,她貼心的把碗筷都準備好,爺爺的是一鍋特別用大骨熬的湯燉成的粥。

   「爺爺,小心燙。」她小心吹涼熱燙的粥,待溫度稍涼才送到爺爺面前。

   「喵吆——喵——」門外忽然傳來野貓的叫聲。

   「我拿垃圾去丟!」蕭梨華像是聽到什麼暗號,立刻走進廚房拎了一袋垃圾就走了出去。

   自以為沒有人看見,她還拿了一個小小的碗藏著。

   「喵吆——喵——」野貓聲嘶力竭的喵叫。

   「我去把貓趕走。」石燁覺得奇怪,一向討厭貓的爺爺為何文風不動,沒有破口大罵。

   誰知爺爺搖了搖頭,回答道:「不用,丫頭需要說說話。」

   說話?跟誰?

   爺爺這番話,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歡迎您訪問藍莓藍莓書屋,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



熱門作家: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