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列表 >  朱妍 >  苦花魚 >    
簡繁體轉換 上一頁   苦花魚目錄   下一頁


苦花魚 第2章(2) 作者:朱妍

  「我沒志氣是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

   「因為我是瞞著家裡偷偷參加賽車,追逐風馳電掣的剌激感,要是得獎上報,豈不驚動家裡?這麼一來,下次就休想參加了。為此,這幾年,我年年只闖過初賽,在進入複賽時就故意敗下陣來。我用相同的手法參加過五次?F1賽車,一直到前年複賽時,有三輛名次跑在我前面的車很弔詭地在同一個大轉彎衝出跑道翻車,讓落後的我莫名其妙取得決賽資格。由於我這張東方臉孔在一堆金髮碧眼的決賽者當中顯得格外突出,硬是被記者抓到鏡頭前接受採訪。結果新聞一播出,我隱藏多年的秘密立刻見光死,在我媽媽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親情攻勢下,我投降並且承諾再也不碰賽車,收拾行囊回台接掌家族事業。」

   「你跟我,同病相憐。」她心有慼慼焉。

   「是啊!」他毫不吝惜地給了她一記無懈可擊的迷人笑容,令她看了心頭又是一陣小鹿亂撞,精巧的臉蛋飛染兩朵紅雲,襯得她兩顆烏沉沉的黑眼珠益發燦亮,使得安希徹不禁看直看癡了眼,趕緊藉由幾聲輕咳穩住心神。

   「咳……時候不早,我也該告辭了。不過,離開前,我可不可以借用你的浴室清洗一下我的手臂?」安希徹舉起被康若彤吐到沾得黏糊糊的左手。

   「當然可以。你快進去清洗一下。」她為他按亮浴室的燈。

   「謝謝。」他走了進去,打開水龍頭打濕手臂抹上香皂,就著嘩啦啦的水沖洗乾淨。

   叮咚!叮咚!門鈐乍響,葉芯微微愣了下,心想,這麼晚了,怎還有訪客?會是誰?夫!何必費神去猜?把門打開不就知道了!她走過去開門,猛地愕然——

   「達邦哥!你怎麼也不先打電話說一聲就跑來?」

   「打電話說一聲?多麻煩!我想來就直接來了,難道你屋裡藏了個男人怕被我撞見?」李達邦笑嘻嘻地開玩笑。

   「胡說!我屋裡哪有藏什麼男人。」她話音甫落,浴室門敞開,安希徹走了出來。

   「阿芯,你……還說你沒藏男人,那他是誰?你不要睜眼說瞎話,說他是女的。」李達邦的嘻笑僵在臉上,雨眼蓄滿敵意,虎視眈眈地瞪著眼前的男人。

   「你說他呀……」葉芯怪尷尬地搓著雙掌,為兩人介紹:「他叫李達邦,是『苦花魚歌仔劇團』的副團主。達邦哥,他是安希徹,我曾經在電話裡跟你提起過,我正在為我們戲班子申請贊助,而他就是『薪火相傳文化基金會』的執行長。」

   「他就是『薪火相傳文化基金會』的執行長?阿芯,借一步說話。」

   李達邦脖頸上青筋浮凸,把她拉扯到陽台,關上落地玻璃門,痛斥:

   「阿芯!若非親眼所見,我真不敢相信你竟這般墮落!」大塊頭大嗓門的李達邦就算刻意壓低音量,所說的話還是透過落地玻璃門清楚地傳到安希徹耳裡。

   「我墮落?」

   「難道不是?阿芯,你怎麼可以為了爭取贊助出賣自己?」

   「我出賣自己?」

   「你還想否認?阿芯!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同處一室,而且,衣衫不整……」

   「你瞎了你的狗眼啦!我哪有衣衫不整?」

   「我不是說你,我是說他。」

   「他……」葉芯為之語塞。安希徹只著背心汗衫,無怪乎李達邦說他衣衫不整。

   「這下子,你無話可說了吧?」李達邦雙手交叉胸前,有一下沒一下地點著腳。

   「噓!達邦哥,我拜託你說話小聲一點,行不行?」

   「怕什麼?我,李達邦,好漢做事好漢當,要是有人不爽我說的話,儘管衝著我來。」

   「是是是!我忘了你老在戲台上演武生,是一條不折不扣的好漢。」

   「你不要岔開話題。阿芯,我跟團員們都知道,你為了戲班子入不敷出大傷腦筋;這幾個月我為了分擔你肩上的重擔,收集了全省大小宮廟舉辦建醮酬神的廟會日期,更主動出擊聯絡廟住k取演出機會。在我的奔波努力之下,這個月跟下個月已敲定十天以上的表演檔期,你也可以因此稍稍喘口氣。阿芯,容我說句不中聽的,我寧願你解散戲班子,也不願見你為了爭取贊助而跟基金會的執行長搞曖昧。」

   「達邦哥,你若再胡說八道,我——」她氣得一陣牙癢想咬人。

   「你怎樣?」

   「我會毫不猶豫抄起掃帚轟你出去。」

   「不必你轟!我自己會走。你以為我喜歡留下來當電燈泡?」李達邦氣呼呼打開落地玻璃門,經過安希徹面前時,不忘陵著三角眼惡狠狠瞪他一眼,直走到門口,忽想起一直拎在手上的紙盒,隨即板著臭臉把紙盒塞到跟在身後的葉芯手裡,說:

   「師母她老人家知道今天我們戲班子在『中和』演出,特地買了你最愛吃的牛舌餅,托我帶來給你。喏!你拿著,我走了。」李達邦掉頭開門。

   「等一下。」她欺近李達邦,壓低聲音:

   「我警告你,回去後,不要在我母親面前亂嚼舌根當抓耙子,否則我絕對跟你沒完。」

   砰!李達邦冷瞅了她一眼,沒說話,用力甩門離去。

   「對不起,都怪我出來得不是時候,害你遭人誤會。」

   「你都聽到了?」

   「嗯。」

   「無所謂啦!達邦哥是個一根腸子通到底的老實人,改天我跟他解釋清楚就沒事了。」

   「聽你這麼說,我也就放心了。呃……時間已經很晚,我就不打擾了,晚安。」

   「晚安。」

   ***

   「小姐,能不能麻煩你把它轉交給安希徹先生?」葉芯站在「安氏」集團總部大樓設在一樓大廳中央的服務台前面,把Lanvin手提紙袋平放在櫃檯上。這幾天,她一想起若彤把安希徹的淺藍條紋襯衫吐得又髒又臭當場報銷,心裡覺得很過意不去。人家安希徹好心載她們回家,怎麼可以恩將仇報毀了他的名牌襯衫?為此,葉芯特地跑到Lanvin專櫃買了同款襯衫送過來做為賠償。

   「轉交?小姐,安執行長正巧從電梯出來,你何不自己當面交給他?」櫃檯小姐指著電梯建議,葉芯順著櫃檯小姐手指的方向望過去,安希徹挺拔的身影映入她眼簾的同時,有心電感應似的,安希徹剛好撇頭發現她,他略感意外的表情轉為笑眼飛揚,跨大步朝她走過來,爽朗問道:

   「今天是什麼風把你吹來?」

   「是Lanvin把我吹來。」她笑盈盈地揚了揚手提紙袋。

   「Lanvin?」

   「是啊!」她點點頭,進一步解釋:「若彤吐毀你的襯衫,於情於理,都該賠你一件才對。我本想請櫃檯小姐代為轉交,好巧不巧你正好下樓。」

   「不過就是一件襯衫而已,你竟耿耿於懷,不僅破費還專程送過來?那……好吧,我就不客氣收下了。」他接下手提紙袋,隨口說著:「我要到地下樓的員工福利餐廳吃午餐,你陪我一起吃,好嗎?」

   「好。」

   「太好了!我們往這邊走。」安希徹帶著她步下樓梯,進入員工福利餐廳,只見明亮乾淨的餐廳裡頭早已坐滿九成員工在用餐。安希徹掏出一本餐券,撕下兩張給一名阿桑,阿桑收下後給兩人各一個餐盤。

   「哇!好多菜色,少說也有六、七十道。」葉芯看著長條形的餐檯上擺滿煎、煮、炒、炸、鹵、燴……各式各樣的可口菜餚。

   「正確數字是八十道。員工每張餐券四十五元,可點四道菜,至於湯跟飯隨便你吃。」

   「果真是名副其實的員工『福利』餐廳。」她刻意加重「福利」兩個字,隨即食指大動地開始點菜:

   「我要無錫排骨、三色蛋、紅燒豆腐跟高麗菜。」她每說出一樣,動作很快的打菜阿桑馬上把菜夾到她的餐盤裡。

   「阿桑,請給我芥蘭牛肉、皮蛋豆腐、白菜鹵和炒菠菜。」也不知道打菜阿桑見安希徹是帥哥抑或知道他是未來接班人,他所點的菜的份量硬是比別人多很多,堆得像座小金字塔。兩人端著盛滿食物的餐盤,揀了張兩人座的小方桌面對面坐下來,安希徹撥開免洗筷遞給她。

   「謝謝。」葉芯接過筷子低頭扒飯吃菜,忽然覺得有千百道目光像箭雨般從四面八方射向她,她抬眼張望了下週遭,發覺在座的員工根本沒在吃飯,都忙著對她品頭論足打探她是誰。她絲毫不以為意地笑了笑,自顧自地喝冬瓜蛤蜊湯。

   「你看起來胃口不錯。如果你胃容量夠大,能不能請你幫忙吃掉我餐盤裡堆得像座小山的食物?」

   「OK啊!反正我是個怎麼吃都吃不胖的大胃王。」她舉箸,不客氣地攻向他的芥蘭牛肉。

   「你說這話不怕氣死一票想吃又怕胖的女生?」

   「哎呀!我這個人一向有話直說,無心也無意招惹任何人生氣。對了!基於禮尚往來,你也可以吃我餐盤裡的食物,尤其這道無錫排骨味道很棒,你嘗嘗看。」

   「呃……好吃。」安希徹卻之不恭地夾一塊無錫排骨入口,忍不住豎起大拇指說贊,於是兩人就這樣有說有笑地把餐盤裡的菜餚風捲殘雲般吃個盤底朝天。葉芯抽出面紙揩揩油嘴,心滿意足地拍拍肚子笑稱:

   「我吃得好飽。你呢?」

   「我飽到撐了。」他炯眸半瞇,微笑加深。「看來今天下班後我得直衝健身房,把多餘的卡路里統統消耗掉才行。」他絕不容許自己身上長一兩贅肉。

   「好啦!吃完午餐,接下來你要準備上班,我也該回店裡了。」

   「我送你出去。」

   「嗯。」她抓著皮包起身,兩人並肩離開員工福利餐廳,拾級而上,走到一樓大廳外,葉芯抬手遮陽說:「我的車就停在對面的停車格,太陽好大,我自己過去就行了。拜拜。」

   「拜拜。」他瀟灑地擺擺手。

   「喔,差點忘了。」她走了一小段路忽然停了下來,轉身兩手圈住嘴巴朝他大喊:「謝謝你請我吃這麼豐盛的午餐!」說完,踩著三寸高跟鞋「蹬蹬蹬」翩然離去。

   「……」他定眸目送身穿一襲花洋裝的她,彷彿一隻彩蝶般飛呀飛呀飛越馬路,飛入駕駛座把車駛離。安希徹看著看著,心頭無端湧上一股惆悵……感覺自己的心被她帶走了一大塊。

歡迎您訪問藍莓藍莓書屋,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



熱門作家: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